一条废鱼🐟

=芋圆/小鱼

自认是个可爱的菇凉啦~

【忘羡】小锦鲤

▪小段子

▪ @依旧在咸鱼的曉憶 憶憶图改

▪锦鲤羡羡保佑我啊!



水很凉。这是蓝湛下水后唯一的感受。

他现在在某个边远小镇赖以生存的母亲河里。蓝家外出游历的弟子报告说,这里有极其强烈的妖气,但是他们没能发现是什么东西作怪,只好原路返回。刚巧蓝湛在附近,便过来探查。

他当然也有感觉到这股妖气波动,不过他将其与在另一个地方的妖混淆了。这是他的疏忽,但也说明这妖十分聪明,懂得隐藏自己。

但蓝湛没想到连巢穴也是。

这个地方隐藏在重重屏障之下,藏在里面的妖怪必然只有几种:实力很强,这里只是它捕捉人类的陷阱;或者实力很弱,在这里苟且偷生……当然,两种都是的可能性不排除,总之智商不会太低。蓝湛再怎么样,也不可能在水下呼吸,所以这次必须速战速决,如果再找不到妖,事情就会变得很难办……

正当蓝湛冷静地分析现状时,一群鱼突然围在他身边。他刚才游了许久也不见任何生物,现在却都一拥而上:除了鱼类,还有各种水生植物,它们紧紧地挤成一堆,却不发动攻击,慢慢地随水漂浮。

蓝湛见情况不妙,决定先离开,蠢蠢欲动的水草立即缠住他的身体。蓝湛挣扎不开,暗道失策,正准备召唤避尘,水草又松弛下来。

非常奇怪,蓝湛想。

不过他很快就知道为什么水草会这么奇怪了,一尾会发光的锦鲤正朝他游来,漂亮的尾巴一摇一摆,连带着头也晃动着,让人觉得很可爱。

不过蓝湛可不是能轻易被迷惑的人,当他发现锦鲤一旦靠近那些生物,它们就纷纷都往后退,有的甚至变得畏畏缩缩时,他马上明白过来,小锦鲤就是这个巢穴的主人。

不过看上去可爱过头也傻过头了吧……蓝湛当然不以貌取鱼,依然非常戒备。然而水下的气压开始变大,阻力随之增长,在敌人的领域下作战可是很不利的。

“你好啊!”小锦鲤兴奋地在蓝湛周围转圈圈,“我叫魏婴,你是姑苏蓝家的含光君吧?名不虚传,果然是个俊俏郎君啊!要考虑留下来和我一起当美人鱼吗?”说罢还骄傲的甩甩尾巴。

蓝湛听后恨不得给魏婴念个禁言决,但魏婴没给他这个机会,就在他要开口时便吻上了他的嘴唇。水下接吻的感受并不是特别美妙,但温软的嘴唇贴上来的那刻蓝湛莫名感到了……甜味。

“虽然你很好看,不过还是不要再见啦!”魏婴爽朗地笑着,操纵着水草将蓝湛托上岸,直到人影消失不见,才收回注视的目光。魏婴伸出舌头舔舔嘴唇,觉得自己是幸运s真的太好了,好吃的食物都自己送上门,可惜过于强大,只能偷吃豆腐了。

不知道这个冷淡的人类被第一次见面的鱼妖亲嘴,会有什么样的感受?魏婴一想到那种不可置信的表情,就想大笑,很快他身边就冒出许多小泡泡。在泡泡群中,魏婴游向河底深处。不过人类不会太亏的,因为他可是锦鲤,人类一切所想所愿都能成真。

“明天继续。”“啊是,含光君!”

今天的蓝家弟子们对含光君又崇拜了一点呢。






【忘羡】小星星

▪小段子

▪ @依旧在咸鱼的曉憶 憶憶新图改

▪戏份不多的wifi

▪轻微曦澄有

      
蓝忘机总是独自一人待在那片草地上。

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要待在那里,连他自己也不太明白。只是每当看到草地上的那些兔子时,他就会觉得自己的心里空了一处。像衣服上破了一个窟窿,总想拿些棉花来补上它,不然就觉得一阵别扭;而当冬天的寒风灌进衣服里时更是生出“不补不行”的想法。但是蓝忘机没有这样的体验,自然无从描述他内心的感受,只能隐隐觉出几分难受。

况且,他也没有可以补的。



其实他先前也并不是只有看见兔子才会难受,有时看到江澄,也会这样。而且脑中的潜意识认为江澄身边少了一个人的身影。但是江澄自求学来,身边的位置,一直都是空着的。

于是蓝忘机便认为是某种精怪作祟。

其实这也说不通,这可是云深不知处,普通精怪哪敢大摇大摆地搞事情。可蓝忘机那么聪慧,偏生想不到这一点,时时盯着江澄,想要找出那精怪。



江澄被看得心里发毛,但蓝忘机这样不善言辞的自然没多做解释。于是几天后,蓝曦臣就笑眯眯找来跟他谈话。内容不必多讲,总之蓝忘机是不能再这样了。

他只好继续在草地上撸兔子。

这样的日子过了很久,直到某一天。



那颗瑰丽的流星极速划下,在天空中描出极美丽的弧度,轻轻拨动蓝忘机的心弦。他突然觉得,那心里空着的地方,被满满的爱意填满了。

云深不知处因为地理位置的特殊性,本不该有这样的流星的,可是现在,谁在意这个呢?他只想好好享受这一瞬的幸福。

“咚!”蓝忘机低头,带着极高热度的陨石突然落在他的掌心里。皮肤有些发烫,但他却没有把它先扔掉,因为他看到:一个小小的人儿,正在艰难地爬上石头的顶部。

蓝忘机轻轻地把小人儿提起来,然后把他放在石头上。“哎呀谢谢你啊……”魏无羡揉揉脑袋,然后看到蓝忘机放大几倍的脸就在他眼前。


    
“啊!”他迅速退后,试图远离这美颜暴击,但石头就这么点大,他差点又摔倒在地。明明魏无羡都已经闭眼做好准备了,结果一双大手接住了他。

“你是谁?”蓝忘机难得感到激动。但为了不伤到小人儿的耳朵,只能轻轻地说。

魏无羡没有做出回答,但他的内心已经陷入两难。最后也没能找出平衡的点,只能无奈地想:美色误人啊!因为眼前这个,就是害他坠落的人。

看来他只能束手就擒了。



“兄长,我想留住一颗星星。”当蓝忘机说出这样的话时,蓝曦臣是很惊诧的,但他没有过多的表现在脸上,转为激励蓝忘机说:“你当然可以,就是不知道星星愿不愿意。”    
       
“一定会的。”